“朝晖三区有一位80来岁的老伯不小心掉到深井里了,人被救起了,已经送往省人民医院。”

  今天(10月13日)中午,钱江晚报接到这条热线时,编辑部上上下下心头为之一紧,祈望老伯没有大碍。

  随后,钱江晚报记者赶到了现场。多位小区居民证实,确有此事。大家说,出事的是老居民胡老伯,一位身体硬朗的老人,平时人很和气的。

  “人是掉进了和小区相邻的一口深井里,是好心的邻居和边上正在搞装修的工人把胡老伯救上来的,马上就送医院了。”居民李阿姨如是说。

  唉,奈何!胡老伯经过医生全力抢救,最终还是走了。

  事发前,社区工作人员还去老伯家送上了重阳节慰问品

  很多人疑惑,老人为什么会掉进这个与小区相邻的深井中?这个深井为何没有盖子?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胡老伯坠入的为水泵井,水泵井位置位于杭州自来水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大院内,这块地不属于社区。据了解,这块地原来是水泵厂的蓄水池,后来废弃。水泵井盖为何被移走,目前还在进一步了解中。

  在小区居民的指引下,钱江晚报记者找到了老伯家所在的楼。和朝晖三区大部分连在一起的建筑不同,这里只有孤零零的两幢楼。

  大伯和老伴住在一楼,朝北的窗台上,牵牛花开得正艳。

(老人家的屋后)(老人家的屋后)

  记者敲门试图了解情况,不过屋内并无响声。旁人说,“大伯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去了,老伴也跟着过去了。”

  老人是怎么掉下去的?大家也不太清楚。

  钱江晚报记者又赶到朝晖街道华联社区打听情况,路上刚好遇到社区书记胡湘芸。当记者问起此事时,胡湘芸也是一脸茫然,表示并没有听说。

  随后,她也急切地同记者一起来到大伯家,敲了几下门,里面依然没人应答。后来,打了几通电话,终于联系上了大伯家属。

  “大伯还在医院治疗,家属很伤心,不愿多说。”挂了电话,胡湘芸对钱江晚报记者如是说。

  社区一位姓许的工作人员告诉钱报记者,大伯姓胡,80多岁,老伴也有70多岁,平时两人爱打乒乓球,身体也硬朗。

  “早上9点30分左右的时候,我还拎着一袋慰问品送到老人家里,快到重阳节了,社区给70周岁以上老人送慰问品,也看到了大伯,阿姨还乐呵呵地在表格上签了字,家里也没啥异常。”

  工作人员补充说,“家里当时还有一个钟点工在打扫卫生。”

  老人掉井后,热心邻居和装修工人出手相助

  老伴拨打120,他说:“不要打,不要打……”

  采访过程中,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事发后隔壁一对好心夫妇和当时正在验收房子的工人,合力把大伯救了上来。

  中午11点10分左右,记者敲开参与救援的隔壁邻居房门,这是一对上了年纪的老人,他们正在吃午饭。

  说明来意之后,这对老人委婉表达不愿多说。

  不过,在简单的交流中,记者了解到好心邻居也是听到敲门声后才知道人被困了,他们跑过去试图把大伯拉上来,但力量不够,拖不动,后来跑去把正在装修的工人喊过来帮忙。

  在好心邻居居住的对门,一名装修工人正在屋内装修。“确实有这么一回事,我当时在忙,没有过去,具体情况你可以联系下这位师傅。”

  辗转之后,记者联系上当时参与营救大伯的张再山师傅。张师傅是安徽人,来杭州十多年了。

  “大概上午10点左右,听到隔壁阿姨求助后,包括我在内的三名验收师傅,还有房东一起,总共4个人跑去救被困老人。”

  张再山回忆,老人坠下的水泵井表面约有一张八仙桌大小,通往洞底还架了一把梯子,下面都是水管。

  “这个井大概有一人多深,里面站四五个人不成问题。”张再山说,当时老人还是有意识的,但看起来比较虚弱,靠在梯子上,喘着粗气。

  张再山和工友分工合作,他和另外一个工友爬到井底,再加上最先下去救的隔壁大叔一起,三个人利用梯子,合力把大伯托了上来,地面还有两个人接应。

  “整个过程都没有对话,后来我们把老人抬到床上后,他向我们挥手致谢。”张再山说,他们准备离开时,看到家里人正在拨打120,听到大伯说了几个字,“不要打,不要打……”

  下午2点40分,胡湘芸给记者打来电话,语气有些忧伤,“刚刚得到消息,大伯去世了……”

  “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他和老伴在打乒乓球,至少要打两个小时,人也很热心,还做过社区的志愿者。”大伯的突然离世,让胡湘芸非常惋惜。

  一个小时后,张再山也从邻居那里得知大伯去世的消息,他也很悲痛,“虽然和大伯素不相识,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很难过。”(周先生报料)